獻燈使

 

作者:多和田葉子

譯者:曾秋桂

 

出版社:瑞蘭國際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7/03/13

 

ISBN:978-986-94344-2-3

 

類別:文學賞

 

定價:350元

前往購買

 

本書特色

 

日本2014年最暢銷書籍隆重登台!

佳評如潮!不斷增刷!

反烏托邦文學傑作!

 

  持續著鎖國狀態到了某一日的「日本」。

  在這裡的老人即使超過了一百歲,還是很健康,但是孩子們卻連步行到學校的力氣也沒有……。

  寄託於新一世代的希望究竟是什麼呢?!

 

  遭受大災難的摧殘之後,處於外來語、汽車、網路都消失的鎖國狀態下的日本,對於被剝奪死亡權利世代的老人義郎而言,無時無刻不擔心體弱、俊美的曾孫無名。

  而長大成年的無名,終於要面對肩負「獻燈使」的重任、前往海外的命運……。

 

 

★本書收錄作品

 

〈獻燈使〉

〈飛毛腿行遍天下〉

〈不死之島〉

〈彼岸〉

〈動物們的巴比倫〉

 

 

★台灣、日本名家一致推薦!

 

●依姓名筆畫序排列

「311的災難透過《獻燈使》給與我們許多的啟示。」

【東吳大學日文系】林雪星教授

 

「直擊大自然與人類關係的經典之作!」

【台灣大學日文系主任】范淑文教授

 

「暗喻日本要走出311陰霾需要再一次向外取經。」

【淡江大學日文系主任】曾秋桂教授

 

「無法想像小說家的想像力,是能夠如此的敏銳、嚴峻!無法抑制內心的澎湃震撼。」

【元早稻田大學教授】佐佐木敦(《朝日新聞》2014年12月14日刊載)

 

「閃亮發光之作。真正的反烏托邦小說是描寫現在,且能前瞻非憑空妄想的未來。」

【東京大學教授】沼野充義(《東京新聞》2014年12月16日刊載)

 

「跳躍於連續不斷的笑聲音符,顫慄於前途未卜的灰暗深淵。閱讀之際,熱淚盈眶,哭花了臉。」

【翻譯家】鴻巢友季子(《每日新聞》2014年11月9日刊載)

 

 

★您不能不認識這位日本文壇巨星——多和田葉子

 

  曾獲得日本芥川獎、泉鏡花獎、谷崎潤一郎獎、伊藤整文學獎、紫式部文學獎、讀賣文學獎等大獎的多和田葉子,是榮獲諾貝爾文學獎的大江健三郎最為看好的日本文壇巨星。

  長年旅居德國的多和田葉子,同時以日文和德文從事創作,對漢字蘊含的深厚意義情有獨鍾,並擁有國際觀的視野。在日本,每當提到越境課題時,一定會提到多和田葉子,因為她最具代表性,且獲得高度的評價。

  2011年日本發生「311」之後,多和田葉子發表了〈不死之島〉、〈動物們的巴比倫〉、〈飛毛腿行遍天下〉、〈獻燈使〉、〈彼岸〉等短篇小說,並收錄成名為《獻燈使》一書發行。《獻燈使》一書中收錄的作品,主題皆緊扣住311大地震之後的日本社會與輻射線間的依存關係,展現出311大地震之後多和田葉子企圖透過文學創作追尋的另一目標。

 

 

★本書特色

 

1.多和田葉子獲得德國和日本文壇多項大獎,且是榮獲諾貝爾文學獎的「大江健三郎」最為看好的日本當代小說家,可謂是日本現代文壇巨星。

2.針對「福島核災」所寫,小說題材新穎,符合時勢,啟發您的想像力。

 

內容介紹

 

​內容連載

〈獻燈使〉

 

  無名穿著藍色絲綢睡衣,一屁股坐在榻榻米上,那樣子讓人聯想到雛鳥的坐姿。或許是因為無名的脖子細長而頭部大的關係吧!如絹絲般細緻的毛髮,因為汗濕而緊黏在肌膚上。他眼睛微微閉著,用耳朵在尋找空氣中的聲響似地搖晃著腦袋,想要仔細分辨出那踩在屋外砂石路的腳步聲。腳步聲逐漸靠近後卻嘎然而止。出入用的木門,像是貨運列車般嘎嘎作響地滑行。無名睜開眼睛的瞬間,晨曦就如融化的蒲公英般,黃澄澄地流洩進來。無名用力將雙肩往後伸展,挺起胸膛,像要振翅高飛般將兩手往外上揚。

  此時氣喘吁吁地從門外回來的義郎,眼角笑出了深深的魚尾紋。想抬腳俯身脫去鞋子時,汗珠從額頭上啪啦啪啦地流下。

  義郎每天早上會在河堤前十字路口的一家「租狗店」租一隻狗,再跟租來的狗一起在河堤上跑個三十分鐘。如繫在大地上的銀色彩帶般的河川,水量不多時流過的距離超乎想像。像這樣漫無目的地跑步,之前是用外來語稱作「慢跑」。在外來語逐漸消失的過程中,「慢跑」一詞不知從何時開始被「驅落」取代。取其「跑步的話,血壓就會往下掉落」的意思,剛開始只是說著好玩的流行語,不久就卻廣為流傳。到了無名這一代,再也沒有人知道「驅落」一詞,竟然跟戀愛有某種程度的關聯性。

  雖說外來語已逐漸沒落,但「租狗店」還是繼續使用外來語來標示。剛成為「慢跑族」的義郎,因為對自己跑步的速度沒信心,想說盡可能租小型犬來陪跑較為妥當,於是就選了隻約克夏,沒想到這種狗居然跑得飛快。義郎被拉著跑到氣喘如牛甚至還快跌倒時,狗兒卻不時得意洋洋地回頭瞧一瞧,彷彿在告訴義郎:「如何?」微微上揚的鼻子,顯得傲慢無禮。義郎隔天改租了一隻臘腸狗來陪跑,卻剛好碰到壓根不想跑的狗,才跑了兩百公尺左右,就癱坐在地上動也不動,義郎用繩子將狗兒好不容易拖回「租狗店」。

  歸還狗兒時,義郎稍顯不悅地說:「沒想到還真有不愛散步的狗呀!」

  店家打馬虎眼地回答說:「啊?散步?喔喔!散步喔!哈哈哈!」譏笑我這老人還在使用「散步」這個早就淘汰的詞彙,就能獲得什麼優越感嗎?日常使用詞彙日新月異,保存期限越來越短的趨勢下,本以為消失的只有外來語,但其實不然,被烙上老舊印記而一一消失的詞彙裡,也有無法取而代之的詞彙。

  上星期毅然決然租了一隻德國狼犬來陪跑,這是跟臘腸狗完全相反的類型。德國狼犬訓練有素,讓義郎自慚形穢,覺得人不如狗。無論義郎如何卯足全力衝刺,或中途累斃要拖著腳才能往前進,那隻德國狼犬總是緊跟在自己身邊。義郎往身旁的狗兒一看,斜眼回看義郎的狗兒展現出:「怎樣?我的表現很棒吧!」的驕傲表情。那副優等生的模樣,讓義郎很不爽,發誓以後再也不租德國狼犬了。

  因此義郎到現在都還沒找到讓自己滿意的狗兒來陪跑。不過每當店家問起:「喜歡哪個品種的狗?」時,其實義郎私下也挺滿意自己支吾其詞的樣子。

  年輕時被問到喜歡的作曲家、喜歡的設計師、喜歡的葡萄酒,義郎都會志得意滿地馬上回答。自認品味高尚的義郎,為了證明自己的高尚品味,收集了許多相關物品,因此花費不少的金錢跟時間。現在已經不想再將興趣當作磚瓦,用來堆砌以個性為名的透天厝。雖然說穿怎樣的鞋子這問題也很重要,但這已經不是為了扮演好自己這個角色而選擇某雙鞋來穿的問題。現在穿的鞋是天狗公司最近開始販售,套在腳上時的舒適感就好像穿著草鞋一般。天狗公司位於岩手縣,鞋子裡還用毛筆寫著「岩手製造」。這個「made」,是在已經不學英語的世代將「made in Japan」(日本製)中的「made」,以自己的方式來詮釋的結果。

  高中時,義郎對於腳這個人體部位多少有點格格不入的感覺。雙腳老是無視身體的其他部位,自己沒事越長越大還變得柔軟、又容易受傷。為了包覆這樣的腳,義郎喜歡穿鋪有厚實橡膠的外國進口鞋。大學畢業後的短暫上班族歲月裡,為了不讓周遭識破自己壓根不想當一輩子的上班族,就買了雙硬梆梆的咖啡色皮鞋來穿。之後以作家身分出道,領到了第一筆版稅時,就用那筆錢買了一雙登山鞋。連到附近的郵局,都怕遇到山難似地,把登山鞋的鞋帶綁好才出門。

  腳愛上穿木屐或涼鞋,是義郎年過七旬之後的事情。外露的皮膚被蚊蟲叮咬,也被雨淋。凝視著默默承受一切不安的腳板,義郎心想:「原來這就是我的腳呀!」的同時,突然湧起一股想跑步的衝動。義郎正在尋覓著有沒有跟草鞋類似的鞋時,剛好找到了天狗公司的產品。

  在玄關抬腳脫鞋而顯得重心不穩的義郎,單手扶著白木柱子,指頭碰到木頭的紋路。他想著時間在樹木的內部留下年輪,而在自己體內又是以怎樣的形式被保留下來呢?不像樹木般變成逐漸往外擴張的年輪,也沒有直線向上攀升,或許就像沒整理過的抽屜一樣雜亂無章。思緒至此又回到現實,因身體重心不穩,將左腳踩在地板的義郎喃喃說道:「單腳站立的體力,好像還不夠呢!」聽到義郎的喃喃自語,無名瞇著眼睛、鼻尖朝上問說:「曾祖父,您想變成鶴嗎?」話才說出口,無名那像氣球搖晃般的脖子,倏地定在脊椎骨的延長線上,眼角散發出悲喜交織又天真無邪的氣息。曾孫的美麗臉龐,一瞬間看起來宛如地藏王菩薩莊嚴肅穆,義郎因此為之一震。義郎故意用著嚴厲的聲音說:「你怎麼還穿著睡衣?快一點換衣服!」並打開衣櫃的抽屜。整齊地擺放在抽屜裡昨晚睡前折得四四方方的小孩內衣跟上學制服,正等著衣服主人的召喚。義郎老是擔心無名會在半夜時擅自套一件衣服就跑出去,也很擔心無名喝了雞尾酒在酒吧狂歡跳舞而把衣服弄得亂七八糟才回來,於是義郎睡前都會將無名的衣服放進衣櫃抽屜裡鎖起來。

  義郎說完:「你自己穿!我可是不會幫忙的!」便把整套衣服放到曾孫面前,轉身走到洗臉台,用冷水嘩啦嘩啦地洗臉。用棉製手巾邊擦著臉,邊盯著眼前的牆壁瞧了一會兒。那裡沒有掛著鏡子。最後一次看到鏡中的自己,已經是什麼時候的事了呢?記得在八十多歲時,還仔細檢視鏡中自己的臉,鼻毛長長了就剪掉,眼角乾燥就擦山茶花乳液。

  義郎把棉製手巾掛在屋外的竹竿,用曬衣夾固定住。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不再使用毛巾,而改用棉製手巾的呢?毛巾洗了很難乾,也老是不夠用。但棉製手巾只要掛在走廊邊的竹竿上,會引來風吹輕舞飛揚,不知不覺之中就乾了。以前的義郎熱愛厚重的大毛巾。用完就塞進洗衣機,只要倒入大把大把的洗衣粉,就會感到奢華。現在一想,那時的想法也太滑稽可笑。可憐的洗衣機辛苦地將好幾條硬塞的厚重毛巾,咚噹啪噹地用力翻攪洗淨。操勞過度的結果,三年一到就壽終正寢,過勞而死。壯烈犧牲的百萬台洗衣機,現在都沉到太平洋海底,成為魚群的膠囊旅館了。

 

 

作者簡介

 

​作者​

多和田葉子(Tawada Yoko

 

  1960年出生於日本東京,小說家、詩人。日本早稻田大學第一文學部畢業。修滿德國漢堡大學碩士課程。1982年起移居德國,開始從事日語、德語雙語作品之創作。1991年以《かかとを亡くして》(丟失了鞋跟)一作,獲得日本第34屆群像新人文學獎。1993年以《犬婿入り》(入贅的狗女婿)一作,獲得日本純文學大獎第108屆芥川文學大獎的殊榮。1996年因從事德語文學創作,而獲頒德國沙米索文學獎(Adelbert-von-Chamisso-Preis)。2000年以《ヒナギクのお茶の場合》(雛菊茶)一作,獲得日本第28屆泉鏡花文學獎。同年取得德國的永久居留權。也修滿瑞士蘇黎世大學博士課程同樣。2011年以《雪の練習生》(雪的見習生)一作,獲得日本第64屆野間文藝獎。2013年以《雲をつかむ話》(無厘頭的話)一作,獲得日本第64屆讀賣文學獎。

 

譯者

曾秋桂(獅子座)

日本廣島大學博士

 

現任淡江大學日文系教授兼系主任、村上春樹研究中心主任

    台灣日本教育學會理事長

    台灣日本語文學會理事

    日本森鷗外紀念學會海外評議委員

    2017年OPI國際大會籌備委員長

 

曾任台灣日本語文學會理事長

    台灣日本教育學會理事

 

目錄

 

 

獻燈使

 

飛毛腿行遍天下

 

不死之島

 

彼岸

 

動物們的巴比倫

Copyright 2015 瑞蘭國際有限公司 

地址:10685台北市大安區安和路一段104號7樓之1

連絡電話:(02)2700-4625 傳真電話:(02)2700-4622

​電子信箱:genki.japan@msa.hinet.net

 

  • Facebook - Black Circle